豆瓣评分:

杀婴的历史:儿童的生命曾经并不神圣(3)

时间:2017-11-30 06:31 分类:历史人文 作者:记录片天堂(www.jiluniwo.cn)

如同这个解释所表明的,父母会告诉自己说新生儿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小孩,以便在杀婴后自我安慰。这种新生儿还没便成人(pre-human infant)的观念一般在仪式中获得进一步的规范。在古代雅典,在命名仪式(amphidromia)举行之后,小孩就不得被杀了,该仪式在小孩出生后大约一星期举行,最后他会得到一个名字。在早期的斯堪的纳维亚,杀死受洗或已给予喂食后的孩子属于非法行为。在整个基督教世界,洗礼对许多父母而言是个分界线;至迟在17世纪,洗礼记录当中有个可疑的迹象,那就是男婴数目有压倒性优势,不少女婴在引起人们注意之前就被父母私下处理掉了。另一点值得强调的是,几乎所有文化都默认可以杀死新生儿。贫困父母杀掉一个姐姐为新生男孩让位,那是不受禁止的,杀掉一个更老的残疾孩子也不在禁止之列。

婴儿之所以被杀,有时候也是因为他们生来就被设计好了要去死,根本无处可逃。举个例子,某些在北极圈生活的人会因为母亲在生育期间提前死亡而杀掉婴儿,因为已经没人能喂奶了。与此相似,体弱多病或者畸形的婴儿也难逃杀身之祸,不少文化会炮制一套迷信说辞来为此打圆场,声称这类婴儿不是真正的人类;他们在中世纪欧洲就叫作低能儿(changelings),在非洲则叫“女巫婴儿”(witch babies)或“幽灵婴儿”(spirit children)。如此一来,便可不带负罪感地杀掉或遗弃他们了。

有理由相信,杀婴行为也会引发人们的反扑。近年来,尤其在美国,越来越多的人想要使堕胎变得非法,同时又限制获取节育手段的途径。宗教团体正在全世界范围内推广这个计划,并在非洲取得成功,节育措施在那里被诬为某种形式的种族灭绝。支持这些政策的人深信自己是为了宝宝好;按“人类生命国际”(Human Life International)组织的说法,他们是在“保护热爱生命的非洲传统文化”。但实际后果则未必如此,例如塞内加尔的节育措施就相当有限,但一切形式的堕胎又都是非法的。结果,该国蹲监狱的女人里面,大约有1/5是因为杀婴坐牢。

1940年代的纽约育婴院,一名仁爱姐妹会修女在照料婴儿。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jiluniwo.cn/archives/300688.html_转载请保留链接_多谢合作!

喜欢就分享给小伙伴吧

杀婴的历史:儿童的生命曾经并不神圣(3):评论区,赶快发表评论吧!

推荐信息

为您推荐